qí丌酒

你好我叫丌酒,丌读qí,不高冷好勾搭,是话痨但是话废
lof不常更新 主要目的是看文的!
主蹲魔道,本命魏无羡
忘羡/巍澜
QQ2528122371等一个能和我唠嗑的小可爱

【忘羡推文】

蓬砰砰:

每个题材推一篇【完结文】,能找到链接都超链接了,如果没有你的love那要么我没看过要么我偏爱推的这一篇,要么它不好分类要么它没完结……但欢迎在评论区推荐><


不定期更新


 【古代】


 


原著向ABO:入雪逢春


作者:夕烧


 


原著向早恋:云深不知处鸡飞狗跳的九天


作者:曲桐


 


原著向十三年:青菜豆腐汤


作者:月攘一鹤


 


原著向结局:终老


作者:雾宅宅宅


 


原著向未来:寒山


作者:冷争妍


原著向射日之征:扬州鹤


作者:泠依惜


 


原著向穿越:相见正是少年时


作者:避尘


 


原著向双性:并蒂莲


作者:经典醇香浓原味奶茶


 


原著向重生:再世为人


作者:岁绿




志怪风:花妖狐鬼系列


作者:Fengmg


 


武侠:相忘于江湖


作者:蓝甜衣短


【现代】


 


师生:是非题


作者:香菇王子


 


娱乐圈:厄洛斯狂想曲


作者:Fengmg


娱乐圈论坛体:我觉得蓝湛和魏婴假戏真做了


作者:啃夜


 


大学辩手:烈火骄阳


作者:青沢奚


 


卖萌:古德猫宁


作者:故人昔辞


 


同人圈论坛体:喜欢上了一个画手女神,怎么办,急,在线等


作者:藤间兔子




校园:修真高中记事簿


作者:香菇王子




ABO:戒系列


作者:正襟危坐的炕


 


反转:漂亮朋友


作者:无核荔枝


BJD娃圈:Change


作者:灯花鹿


 


网游:有毒!剧毒!818那个删号后又回来祸害修真界的毒瘤老祖


作者:慕月痕




文物修复:风尘渡


作者:录央


 


【未来】


 


星际论坛体:蓝忘机少将和魏无羡少校在授勋仪式上出。柜。了!!


作者:香菇王子


 


软科幻:套中梦魇


作者:Fengmg


 


ABO:魔术国


作者:Fengmg


 


PTSD:预约日出


作者:蓬砰砰


【特殊】


 


西幻:冗歌


作者:yukika


 


哨向:伊莎贝尔


作者:冷争妍


 


赛博朋克:微光


作者:蓝甜衣短


 


架空战国:山有木兮


作者:秦拾肆


 


仿生人:底特律:无限


作者:司蓝




HarryPotter设定:爱情形而上学 


作者:青沢奚


 


—— 


欢迎在评论区补充!!

【忘羡tag连载文整理】2016.06~07

忘羡文整理:


  • 2016年6月至7月忘羡tag下连载(含完结)文整理,按篇数及章节数排序,不含拆或逆;


  • 人工整理,非推荐向,只作为整理汇总, 如有错误或遗漏,欢迎在评论或私信中指出;


  • 感谢所有太太的产出❤ 如有喜欢的文希望大家多多评论或点小红心支持作者~


  • 其余忘羡文整理可戳目录





连载:



By香菇王子





By歲綠





By雅正的姑苏蓝兔


 



By啃夜 





By云寒丹霄&云深不知处



By云寒丹霄



By云深不知处





By竭泽为予





By还是吕饼人





By山核桃教主





By眉黛如远山





By叶宿清





By杀猪佬





By遥雪雪的杂物间





By琊客





By勒饰曰珂


 



By忘羡大队长





By写纯情故事的加子





By致幻剂w





By不吃辣椒不蘸酱





By廿和





By一茕二白白





By青沢奚





By白鳥瞳強行突破





By651头顶禅机





By鬼畜学长via





By傅思刀





By蔓草_





By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By普通咸鱼泥彩





BySHERRY_羡羡变成龙飞走辣





By沉迷于学习





By天墉城雪顶咖啡





By沙砾





By小栗子w





By李渐离





By(●🌸∀🌸●)





By歌尽桃花三月天





By能白兼黄





By矢代惠





By泽鹿





By浮申燕行





By太陽のかけら


 



By树洞





ByGOGE





By灯花鹿





By维鹈在梁,不濡其翼





ByMIKO





By浅眠





By澄江一道莲分明


 



By制冷叽





By江澄与狗对愁眠







 








 



 










忘羡同人文目录

m着看

我去弧个三次塩:

看到大家做的目录都超整齐超精美,让我整个羞愧,之前做的那个是什么烂东西,好吧我反省一下趁着解放的几天做一个新的哈哈。


 



  1. 原作向穿越《来呀相互伤害呀》:01020304.104.20506070809101112.112.213141516.116.217181920(正文完)、番外01、番外02、番外03、番外04、番外05、番外06、番外0708(番外完)、微博图片/长文章(正文番外)、AO3(全文)P站(全文)



  2. 原作向穿越《如果二哥哥穿回69章》: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完結)劇情時間簡表AO3(全文)P站(全文)



  3. 原作向穿越《真是岂有此理(ABO)》:大纲0102030405



  4. 原作向穿越《献舍失败怎么办》:脑洞01



  5. 原作向后续衍生《捡到一只小汪叽》: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18番外ao3全文p站全文、微博圖片01-09、微博圖片10-18(完结);微博圖片番外



  6. 原作向后续衍生《寒山》:大纲01020304补遗05060708、【微博正文】01020304050607、【微博真正的正文(三叽一羡)】8-18-28-38-48-5AO3全文P站全文



  7. 原作向魔改(早恋)《都说了不要早恋》:01



  8. 原作向魔改(早恋)《明明想骗婚的(ABO)》:01



  9. 原作向魔改《含光君被夷陵老祖关起来了》:



  10. 一方兽化设定《美人与野受》(黑蛇羡):0102030405060708091011.111.211.311.412(完結)



  11. 一方兽化设定《爱过!》(白狐叽):01



  12. 架空《伊莎贝尔》(向哨):ao3全文點我p站全文点我。



  13. 架空《SECRETIN MY HEART》(血族):01



  14. 架空《梦颠倒》(盗梦空间paro):



  15. 童话《红舞鞋》



  16. 现代《你的舞》(交际舞paro):0102



  17. 现代《REMEMBERTHE URGE》(乐团pare+女装大佬羡):01



  18. 现代《时间旅行者的叽子》(时间旅行者羡):0001



  19. 现代《CalmEnvy》(同床异梦+破镜重圆):01



  20. 粮食向《金大小姐的内心戏》(金凌中心|忘羡)



  21. 粮食向《忘羡相性100问》(忘羡|江厌离客串):0102



  22. 粮食向《心情不好就想整理房间》(清明节主题)



  23. 粮食向《归吉》(新年主题)



  24. 脑洞《很古板先生与不知羞先生》



  25. 脑洞《昏君与国师》



 


其它:


质问箱(有啥问题都可以问我喔包括催耕哈哈哈哈)



【科普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

宿月灵风🌸:

更新,重转


叽叽的良心:



已更新,手动置顶_(:」∠)_




Enoch:







叽叽的良心:















近日来发生了不少事相信各位也有所耳闻,为避免争议,本人对此次事件不予评价,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将不定期进行更新,也欢迎评论补充。
















作者自我澄清一
















作者自我澄清二
















关于营销的辟谣
















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
















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
















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
















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
















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
















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推文一事的澄清
















(5/28新增)关于作者低价买雷盗号给自己作品刷数据的辟谣与澄清:
https://m.weibo.cn/6352910928/4244672870255317
















(7/24新增)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辟谣与澄清: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073691828761'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094369844351'
 
关于“墨香铜臭同意魔道祖师改编影视剧中新增BG线”以及“墨香铜臭为陈情令编剧”的辟谣:
















看图
















(7/25新增)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反调色盘: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452735062367
内含调色盘及反调色盘,链接若无效请点评论区链接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607132340815
黑子为指责抄袭而不惜“复制浩然剑原文,将其人名改为魔道内角色”
 
















业内人士为魔道是否营销一事辟谣:































关于魔道卖ip给营销公司“新湃传媒”一事辟谣:































请各位粉丝不要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与地图炮,不要在其他不相关的作品底下(包含但不限于小说、漫画、动画与B站弹幕)提起魔道。
















圈地自萌,理性交流,不要落人口实留下把柄,你们无意间说的一句话,责任都是由作者来担。












柠檬香草可乐:

道侣日常调情(1/1)o(*^▽^*)o♪

面对撩羡手法愈发纯熟的二哥哥(。◕ˇ∀ˇ◕)

[魔道][忘羡]明明就 18

香菇王子:

18


大家520快乐!




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上午十点的天还是阴得不像话,云压得很低,天气预报说有雪,半天也下不下来。蓝忘机公司楼下安保临时增派了不少人,赶过好几次聚在门口守株待兔的记者,现在却还是有乱七八糟的人散在门口,在花坛或者咖啡店里待着,目光一直聚焦在写字楼进进出出的大转门处,狡猾地把相机之类的藏在包里,保安也不能无故赶人。


蓝思追蒙了头,愣在原地半晌不说话,蓝忘机抬头看他:“有什么问题?”


半小时以前集团董事会元老成员阴着脸来访,把前台接待的几个小姑娘吓得不轻,蓝忘机听到通报后只平淡地嘱咐蓝思追安排会议室。蓝忘机倡导透明化办公,办公空间设计以落地玻璃为主,就顶楼的会议室还安了个百叶帘意思意思。蓝思追拉好帘子退出来时,一位脾气相对没那么好的老先生已经拍了桌子。


他倒没想过这个会半小时就结束,离开的人脸上阴晴不定,而还坐在办公室里的蓝忘机仍一如既往淡淡地,可惜蓝思追还没能张口说话,就被对方对娱乐记者临时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决定砸懵了头。


蓝思追先是张了张口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您不先和蓝总确认下?或者至少先和温情老师……”


蓝忘机摇头:“不必,速战速决。”


他顿了顿,把手中捏了半天的一页复印纸从桌上推向蓝思追:“该结束了。”


 


和蓝思追预料的一样,他不过才联系了一两家稍相熟的媒体,就陆续有更多的人打电话进来询问。久与蓝忘机共事的助理组展现出了与其老板如出一辙的行事风格,分工合作后二话不说有条不紊地各自坐下处理相关事宜,到下午一点时平常不怎么会用到的阶梯会议室已经设备、安保人员处理完毕,一群头一次举办什么“媒体发布会”的员工面色严肃地在桌前确认获得邀请资格的媒体,而本来没什么正形的娱乐记者在如此阵仗下竟然老老实实地拿着临时下发的胸牌陆续入座。


期间蓝曦臣闻讯打来电话,他人还在另一个会上不能马上抽身,蓝思追头一次听到温文儒雅的蓝大的声音居然能从听筒里传出来,一声满是无奈的“忘机”。蓝忘机没有答,半晌慢慢放下手机,蓝思追体贴地退了出去。


门外是带着团队过来的温情,在媒体发布会的事上帮了大忙,正一脸烦躁地按掉电话,听到门响声用审慎的眼神打量蓝思追片刻,才伸手抓过他手臂拉进一旁茶水间。


“……您有话好好说……”


温情强作镇定的面色下有一丝无措,甚至无意识地往前挪了一步,茶水间的门已经被她反手扣上,她还是把声音压得极低:“这件事我没法拿去和蓝总说,你听着。”


蓝思追只觉心里警铃大作,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什么事?有什么问题我陪您去找蓝总……”


“无羡失踪了,”温情面如金纸,“温宁今早回家后发现他人不在,什么都没带,只有手机不见——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打通过。”


门外仍是来来往往打电话沟通楼下发布会事情的工作人员,一门之隔温情和蓝思追连呼吸都下意识地屏住了,两人对视后蓝思追第一反应就是:“这事儿要告诉……”他顿了下迅速冷静下来,“不能说,至少发布会之前不能告诉蓝少。现在有人去找魏先生了吗?”


温情也因为把这件事说出来稍微冷静了些:“我在机关那边有朋友,已经让去调附近的监控了。但昨天温宁晚上出门的时间很长,排查要一段时间,有消息我随时跟你说。”


她看了看表:“接下来我不是随时能在这边,如果有跟进就得你看情况告诉蓝总了。”


蓝思追拧着眉毛,还是忍不住先拍了拍温情的肩膀:“您别担心,魏先生既然是自己翻了手机走,想必是他自己的主意,应该不会有危险……”


温情闻言只得苦笑:“……就因为是他自己跑出去的。”


 


蓝忘机安排的时间是两点,还差半小时会议室里已经挤得都没有可以站的空间,保安也不再放行。温情清点了一下到会的媒体,正把打过交道、提问相对中肯有水平些的报给蓝忘机这边的组织人员,又把几个出了名的刺头也指给人看。工作人员都一脸严肃地作着笔记,有一个人特地不引人注意地拍了照,看得出平时团队协作就非常默契严谨。


这是她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正常来说,她还应该陪着预演等会儿面对每个问题要怎么回答,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道蓝忘机到底打算怎么说、怎么圆,但她就是明白他绝对会以一种尽量避开所有对魏无羡的可能的伤害的方式来“编撰”这个万众期待的“真相”,以至于她有点害怕去提前听一遍,怕被愧疚压倒。


这几年她陪着魏无羡过来,蓝忘机到底心里如何,她其实也稍有猜测,但一方面她不了解蓝忘机不好乱猜,一方面她是魏无羡这边的人,正主无意,她难不成还要替人戳破?


魏无羡原来的计划就是等没人关注了悄悄离婚,对外找什么借口他也没想过,就知道肯定要和蓝忘机分开的。温情有些恍然,如果没这回事,大概这两人之间就如魏无羡的计划走了,毕竟蓝忘机总是听魏无羡的。


冥冥之中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打乱了所有既定轨迹,自他们接拍那档综艺节目开始一切都变得不可预测,走到这一步两个人的心意都已很明显,可却已经进入最糟糕的关口;魏无羡可能面对的是无数人的谩骂和诽谤,以及无法演戏的未来,可是蓝忘机又何尝不是多年持身克己的经营都打了水漂?命运多爱捉弄人,偏偏是两个感情里理想至上的傻瓜要面对最复杂的局。


她盯着会议室对面的挂钟,还差十分钟,会议室里的记者都压低了声音,大概要结束了,不论以何种方式。


“温情小姐,是你的手机吧?”


大概想事想得太深,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好几声温情都没听到,倒是她旁边的人忍不住出言提醒。


“……谢谢,”温情深呼吸一口拉回神,漫不经心地打开手机。


 


蓝忘机进场的时候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强自按捺着好奇心没有贸然开口,谁也没和这位以不近人情闻名的年轻才俊打过交道,生怕抢了句话就会被人请出去。有的人还在完善稿子,只等蓝忘机给两句话就先抢个眼球发出去,临时委派的司仪正在程式化的作介绍和发布会提问规则的简单讲解。


蓝思追是蓝氏里唯一知道魏无羡失踪的人,此刻难得在门外心神不宁,不停探头往里看,蓝忘机坐得笔挺,眼神淡漠,仅在司仪转向他时点了点头。


司仪接收到信号,于是给开场白作了收尾:“先由蓝总对大家关心的事作一个说明,随后的提问环节我们实行随机点名制,时间在三十分钟,到时请各位记者不要打扰他人提问。”


蓝忘机似乎在看下面的记者,又似乎什么都没在看,他微侧身从司仪那里接过话筒,三年前他们发布结婚时负责讲故事的是魏无羡,那时更年轻、更跳脱的青年在他身边眉飞色舞四两拨千斤地把记者耍的团团转,需要他配合的时候就用手肘撞他,或者更不动声色地在桌子底下捏他袖口。


那时蓝忘机心里怀着无法拜托的愧疚转过头去,看到的是比星辰还亮的眼睛,还在努力比眼色暗示,脸上的表情都僵了,但还是……


蓝忘机掐断越飘越远的思绪,拿着话筒清了下嗓子,他的声音像从另一个人的喉咙里发出来的,他的思绪和话语隔着一堵厚墙,彼此都无法望清对面——


“哟,好热闹。”熟悉的声音从外面打断蓝忘机才开头的陈述,带着笑卷着轻快的风从外面进来,“外面堵车,我才到,让你们久等了啊记者同志们。”


正是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


魏无羡进来时全场安静了一瞬,紧接着记者们立刻转移火力。他全不在意,风波之后首次亮相,他还气定神闲地冲记者们挥了挥手。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勉强拦住一个劲把话筒往前凑的记者,一个比一个大的提问声混在一起,勉强能辨别出的高频问题不外乎离婚怎么看?为什么不出面?是出轨导致感情破裂吗?


魏无羡抬手往下压了压:“挨个来,挨个来。我只有一张嘴,难不成还能同时回答这么多问题?举手,小朋友们,我保证能让你们回去交差。”


场面总算稍微冷静下来,其他人都还勉强压抑住一时的激动,此时记者中却有一个人格外大声地问道:“您这是离婚的消息发布后第一次露面,是不是已经默认感情不和了?”


魏无羡将笑不笑地看住那个记者:“当然不是。”


记者抓到了话头,赶紧打蛇随棍上:“但已经有知情人士指出您和蓝总各自出轨,甚至……”


“哪门子的知情人士?你把名字说清楚,我看看我身边谁这么无聊,编最不可能的谎往外忽悠人。”魏无羡懒洋洋地,“我是不是太久没当众表过白,大家不习惯被闪了?那就来一个吧。”


 “蓝湛!”他捏着手心里的汗转过头,难得敛了笑正儿八经盯着对方,那张从小看到大、三年来几乎朝夕相对的脸孔,选在这个时机真是不能更糟糕了,但他就是忍不了,看到对方就要得让他知道,那不是一厢情愿,也不必问心有愧:


“我喜欢你,爱你,想天天看到你,想和你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纪念日,我、……”


魏无羡往前小跑两步抱住在他进来时就反射性站起身地蓝湛,把头埋在对方肩膀上,紧紧扣着他整个僵住的肩膀,放轻声音,逐字逐句地贴着他耳际说,这不是做戏,如果有一字是假的,我就这辈子……


再也演不了戏。


-tbc-

[忘羡]幼稚完 2

香菇王子:

2




魏无羡还是笑嘻嘻地,但被魏无羡攀着的人却莫名有点紧张——魏哥捏着他肩膀的手正使劲儿呢。


桌子上有意无意,留下的就是蓝忘机身边的位置。魏无羡一手拉着肩上的外套慢悠悠踱过去,随意地和经过的人拍拍肩膀打个招呼,最后以一个慢得夸张的姿势拉开椅子,扬扬眉毛说:“我想你也不会介意吧。”


好戏登场,聂怀桑夸张地做了个鬼脸往这边看,蓝忘机只八风不动地颔首:“你随意。”


正是炎夏,尽管会馆里空调开得低,刚从外面进来的魏无羡却热得有点发汗,这个热源一落座蓝忘机觉得侧边温度都高了几分,不太适应地调整姿势。服务员捧着菜单必恭必敬地递给新落座的主宾,魏无羡接也没接随口报了两个菜名,想必没少来。


聂怀桑一听脸就垮了:“魏哥你太不地道了,你这是要宰我啊!”


“怎么说话的,你多难得见一次我们蓝湛啊?还不把人家招呼好,我都看不过去。”魏无羡笑嘻嘻地把手搭蓝忘机椅背上,跟他和蓝忘机多要好似的。


聂怀桑嘘他:“刷的又不是你的卡!”


魏无羡非常无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卡都被停了。”


“得,你赶紧把你那行当辞了,江叔能多给你开几张卡,我这每次看新闻看到你们出动都紧张,咱们魏哥又出去卖命了?……”


蓝忘机微拧眉头,略有疑惑地从余光打量魏无羡,后者毫无所动,似乎早就习惯桌上的调侃:“行了行了,我们兵强马壮的能有什么事啊。吃饭喝酒,怎么我一来酒都停了?真不自觉。”


席间气氛又热络起来,几个人伙着要来给魏无羡敬酒,说跟伟大的人民警察喝一杯,魏无羡也不推辞,连下三杯,再喝第四杯时横里一只手按在杯柄上:“……急酒不宜。”


这人还是这样,跟他们格格不入,说话文雅得能记下来拿出去当台本,就这么不急不缓一句话搞得在旁边喝彩的哥们儿都静了,魏无羡眉头一挑:“你关心我?”


“……”


“好好好,”魏无羡懒洋洋地挥了挥手,“听见没有,赶紧让我吃点东西,歇一晌再来啊!”


一个人搁旁边莫名其妙:“魏哥你怎么跟被老婆管似的?”蓝忘机目光立刻跟上来,吓得人马上抓着酒杯说我多嘴我多嘴,忙不迭溜了。说来也怪,这群飞扬跋扈的太子党对蓝忘机都说不清道不明地发怵,大概小时候每次被打都听他名字,成阴影了。


魏无羡随手夹了个虾仁进蓝忘机碗里:“来来,报答你,让我下第四杯真有点怕。”


“你经常这么喝?”


“还行。”魏无羡避而不谈,“在国外怎么样?”


这对话太平常了,暗暗在旁偷听的聂怀桑简直无语,曾经大院里针锋相对的两大风云人物再会晤,怎么能这么普通,这么平凡,这么没有爆点!


魏无羡总算从对话间隙里注意到他:“……你干嘛呢,脸抽筋啦?”


聂怀桑飙泪:“你就不能嘴里有点好话!”


 


吃完饭大家自然而然要娱乐一下,见蓝忘机都不敢说去唱K,索性就地分组打牌,蓝忘机也没说走还是不走,只是从窗格里看见这个会所院子布置得颇雅致,踱到廊下去观赏。


没一会儿魏无羡跟着他从门后钻出来:“要走了?我找人送你?”


他那酒气隔着两米远都能醺到跟前,蓝忘机压着声音:“不必了,我开了车的。”


“哦对,你没喝酒。”魏无羡走到和他并排,“烟酒不沾,成大事的人啊蓝湛。”


“……”晚风很轻,蓝忘机侧头瞥见魏无羡额前几缕刘海被微微吹动。他随时都站得笔直,魏无羡则是有地方靠就要靠的,现下倚着栏杆比他矮了半头还多,能看见睫毛投在眼睑的阴影。


谁也没想到当年的死对头再见面这么波澜不惊,蓝忘机也从未想过再见是什么情景,好像和从前模糊的想象全不一样,甚至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蓝忘机难得主动道:“你现在在特警队?”


“是,”魏无羡却像不愿多谈,“不像你会读书。”


这就是说笑了,当年两个人比拼的一项就有成绩,魏无羡输在略有偏科,但那也是让人望其项背的程度,显然去警队是自己想做,不惜和家里闹翻了去做。


挺合适的,这人从小匪气重,鬼机灵,但有一点,藏在那不正经的笑眼下是难能可贵的正直无畏。蓝忘机不知道说什么,捡起席间听到的话头:“平时出的任务都很危险?”


“可别说,”魏无羡说没个正形,不知真假地调侃道,“我怕吓着你,‘大小姐’。”


蓝忘机涵养功夫更胜从前,眉毛都不带动:“说笑了。”


“现在不动气啦?你记得我以前拿天牛丢你琴盒上吗,”魏无羡大剌剌地抬起右手张开虎口比了个夸张的长度,“我找了满院子才找了个最大的,就送你了,那时候你还绷不住表情,特别气,……”


多大的人还谈以前拿虫子吓人的事?蓝忘机静默片刻,冷淡道,“无聊。”


“是很无聊。”对方倒毫不介意地承认了,魏无羡呼出口气扭过头,眼里含着点调侃的笑,背后是庭院里下重金购置的古色古香的盏盏宫灯,夜色里荡开一片水面薄雾似的柔光,映在忽然凑近的人眼底。这个停顿的瞬间像幅画,蓝忘机不由自主地屏息。


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踏近了一步,放低声音:“不过仔细想想,这是小时候想和你玩,招你注意用错方法了。”


蓝忘机把手捏紧了,实在太近,若有若无的气息拂过鼻尖,被布料覆盖的肩膀连着背脊都绷起来,只面上撑着平淡和不在意,回复道:“没关系。”


魏无羡又变成那个可恶的样子:“但我也没说要道歉。”


“……”


魏无羡跟着转身就走的蓝二少爷走了两步,脸上笑意更胜,半点诚意不带地嘴里说个不停:“别着急走呗!留下来给我们搭个牌局,人数不够的,麻将三缺一,来吧,天天窝家里干嘛?……”


“还有文献没看完。”


“你怕输?”


“激将法不好用。”


“那这个呢?”魏无羡手指不知从哪勾出一串车钥匙,“我跟你说,这破会所荒郊野外,来的人还都自己开豪车,你叫不到车的。”


……


 


脸色不善的蓝忘机脸色不善地坐下,脸色不善地大杀四方,牌桌上的人已经输得两眼发直,聂怀桑要哭了:“忘机葛格,你看你也不是爱打牌的人,咱们就让魏哥送你回去吧,不打了行不行?”


蓝忘机说:“不必送。”他手边的现金加欠条摞得颇高,说完牌一推也没打算拿的样子,聂怀桑松了口气,魏无羡歪在椅子里,他今天没带钱全打的欠条,一副压根儿没准备还的样子:“真不用送?”


“不必,”蓝忘机答得迅速,倒有点从前相处里不对付的影子了,冷着脸转向他,“车钥匙。”


魏无羡从自己包里掏出来递给他,蓝忘机拿的时候他还手欠地往回收一下才塞回去,对面波澜不惊地接过,和他们礼貌而冷淡地道别后迅速离开。同牌桌的人溜过去看别人打了,聂怀桑在旁边拿着块麻将牌摆完:“无羡你是哪根筋不对,我还以为你良心发现要跟人家蓝湛道个歉握手言和呢,你这也不是啊。”


魏无羡笑嘻嘻地反问:“我为什么要道歉?”


聂怀桑:“……”心里想就你以前招惹人家的劲头人家今天照面没打你真是涵养好,我都替蓝忘机惋惜,绝对不是我想看好戏啊!


聂怀桑又问:“那你到底要干嘛。”


 “人生苦短,”魏无羡若有所思地从聂怀桑手边拿过他的黄鹤楼,若有所思地抽了一根点燃,酸得聂怀桑一个激灵,正要嘲讽他你不会下句话就要相逢一笑那个什么吧,就听这位大爷颇潇洒地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该上就上。”


聂怀桑哑了。


吓的。




-tbc-




不要问,这是一个随机掉落

不管有没有抽到重要的还是参与,抽没抽到我都不会改变对太太的爱,当初创了这个lof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直到我遇见了炕太。从遇见炕太的那一刻开始就喜欢上了她的文章,她的文章就像慢性毒药,也许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慢慢的就像坠入深海般,当你回过神时已经深陷其中了。我不是特别懂作文,所以也给不了很专业的评价,但我也希望能用我这简短的语言表达我对炕太的爱❤️不管怎么样,加油,我会一直支持你的呀!mua(抱住就是一口大吧唧

正襟危坐的炕:

忘羡无料本——《火锅妖精》

[这条再被屏蔽,lof名额就叠给weibo]


16p内页的小薄本,渣浪转发里抽三个小伙伴。lof评论抽两个,评论不过五十就当无事发生过。(渣浪链接丢评论,具体要求戳进链接见)

【就是之前的那篇小短萌文《火锅妖精》,试阅进我lof找一下深夜六十分12就可以了。】

因为考虑到后面那本《戒》不会印很多,这本就稍微印多一点,送给追我文的小天使们。(会留一些在cp22上发)


【加粗】现在就是吹一下各位staff!超级棒超级可爱!我爱她们!!(排位不分先后,前面都是微博id)

文字·正襟危坐的炕
题字·玉米@咬一口甜玉米 @一根甜玉米o3o 
插图·阿铁@锈铁_
封绘·老俺@俺叔不是俺
设计·咳咳@好好学习咳

手动比个巨大的心!

P1封面,P2扉页,P3-4内页,P5 Staff表(是的我水印打太丑了严重影响本子颜值orz)




【忘羡】深夜六十分11:刹车

正襟危坐的炕:

现paro,蛇精病糖段子,男子高中生扯皮日常,聂二友情出镜。

【公交.avi】

无聊、雷且OOC,脑洞来源于网上段子。 




——————————————————————————


深夜六十分11:刹车


 


 


 


 


 


“魏哥,你看到那妹子了吗?”聂怀桑抬起右手装作挠鼻子,遮遮掩掩地小声对魏无羡道。


 


 


“哪个?”


 


 


“嘘...小声点儿,就站在中间走道靠车头的位置,小小矮矮的穿着浅粉色衣服...糟,她看过来了...!”


 


 


两人看窗外的看窗外,低头的低头。


 


 


余光扫到女孩子转过头去了,魏无羡视线从窗外移回来,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人。


 


 


“看到了,挺漂亮的。怎么了?”


 


 


“就那个,我们班的班花啊!上次英语竞赛排在你后面上台的。”聂怀桑做贼心虚地抬头确认了下才出声。


 


 


“哦...好像有点印象...怎么了?想追她要我帮忙...?别介,你魏哥我可忙着呢。” 魏无羡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眼珠子控制不住地向隔了一个座位坐得端正到令人发指的蓝忘机那里瞄着。


 


 


“别呀...我哪有雄心豹子胆招惹这朵霸王花,这不是担心你吗...”


 


 


魏无羡心里美滋滋地盘算着今天怎么逗蓝忘机才能让他多说几句话,最好惹急了将这小古板气得脸红红的......嘴上漫不经心地回道:“担心我什么。”


 


 


“你不知道她暗恋你很久了吗?我昨天体育课经过她们女生堆,断断续续地听到她们在讨论什么'公交','魏无羡','刹车'...”他顿了顿,接着道:“你也知道我这人对咱兄弟几个的名字特别敏感,就特别留意了,之后又琢磨了很久都没琢磨出来,直到—————”


 


 


“不是昨天吗,怎么就琢磨了很久。”魏无羡笑着无情地打断了他妄图通过表忠心获取期末答案的意图。


 


 


“这这这不是重点!魏哥你听我说———我刚才上车时看到她的一瞬间我就想明白了。”聂淮桑说到激动处似乎想拍一下魏无羡的胳膊,手抬了一半被魏无羡轻飘飘的眼刀刮了一下,尴尬地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什么?”魏无羡也被吊起了三分胃口。


 


 


“你知道这班车的司机开车有多猛吧?”


 


 


“人称M市飙车十三郎,上次一个急刹差点把我从车头甩到车尾,老腰直接拧折。”魏无羡想想还心有余悸地按了按后腰。


 


 


“对对对!就是刹车很猛!这么快就答到点了,您稍等会儿我给您搬颗橘子树来。”聂家老二发自内心地露出了赞赏的微笑。


 


 


“你能不能说重点。”


 


 


“别急别急这不是重点来了吗,霸王花平时不坐这班的,今天上车我就很奇怪怎么回事。”他左右看了看,声音压得低的不能再低:“刚才一瞬间福至心灵地想起前段时间班上很火的段子:女生在车上被急刹车甩到了坐着的男生怀里,两人看对眼了就在一起了......再加上她总是往这边偷看,我就怀疑————”


 


 


“怀疑什么?她故意装作被刹车甩到我身上,然后尴尬又不失礼貌地跟我搭讪'真是对不起刹车太猛了而我真的是太娇弱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然后我回'啊没关系女孩子要多吃点',再接着我们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嗯?”


 


 


“魏哥就是魏哥...太厉害了,橘子洲头都给您搬过来。”


 


 


“没有这么无聊吧...?”


 


 


聂怀桑一下子急了,嚷道:“你都不知道,她平时贼迷信这种小段子!她们女生间不还有什么拿到男生制服第二颗扣子就可以一直在一起的传言吗。还有...!你看你旁边一个空位她不坐,非要在那里站着,几个意思?这他妈不是司马昭之心吗?!”


 


 


魏无羡心里嘀咕着难道不是小古板冷气太足了都没人敢靠近吗真是白瞎了这张漂亮得要命的脸,嘴上敷衍着:“行吧,你说的算是有点那么个意思吧。”


 


 


聂坏桑突然躁动不安了起来,捣了捣魏无羡的胳膊,低低地嚷道:“前面要到夷陵站了,要要要刹车了!...我好像看到她要...卧槽动了动了!魏哥注意躲避!”


 


 


魏无羡闻声活动了下大腿,准备一刹车就往旁边空座位挪。


 


 


“哧啦————————————”


 


 


公交一个急刹车,全车的人都跟着晃了两晃,更有甚者绕着握杆直接被甩了两圈,狭窄的空间里“哎哟”“卧槽”此起彼伏。


 


 


聂怀桑瞪大了眼看着勇气可嘉的霸王花脚下往这边一歪,身子一飘,一屁股稳稳当当地坐在了魏无羡的位置上。


 


 


—————魏无羡“原本”的位置上。


 


 


聂怀桑心里松了一口气,抬头强行忽视了霸王花有些失望的眼神,绕开她往旁边瞅去。


 


 


“!!!!!”


 


 


 


 


 


“哟...蓝湛真巧啊...”


 


 


 


“........”


 


 


 


魏某人浑身僵硬地一动不敢动,手想撑住座椅边缘站起来,结果摸到身下出乎意料硬梆梆的坚实躯体,就像被电打了一样将手猛得缩了回来。


 


 


“对不起刹车太猛了而我实在是太娇弱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嗯...”


 


 


“...........”


 


 


 


 


 


 


 


 


 


 


 


 


 


 


 


————————晚安——————————


 


 


 


 


脑洞来源于前段时间网上的段子,找不到来源了,大家应该都看过。


 


我发现我真的好喜欢男高中生日常(。




挺无聊的但是还是希望大家给个面子赏个评论...嗯...没准下次就真的公交.avi了呢



现代忘羡,bug很多,但是懒得改【你】
情人节快乐~
我选择吃狗粮